2017年11月7日 星期二

簡談雕塑藝術; 補述A/B(許達然-John Berger....圖像與文字之關係)。 Henri Matisse, The Back Series; 始亂終棄的公共藝術(呂清夫)



56:42

146 :簡談雕塑藝術 鍾漢清 2017-03-18
hc iTaiwan forum
31 views6 months ago
【漢清講堂】 2017.3.18 心得分享與討論會日期:2017年3月18日(周末),10:00~ 13:00 地址:台北市新生南路三段88號2樓參與者:林 ...

【Concours : lot à gagner – 有獎徵答 】 Rodin à l'honneur !
本週新上映的 « 羅丹:上帝之手» 為紀念法國雕塑家羅丹逝世100週年的劇情電影,我們這次準備了印有羅丹作品的精美筆記本以及磁鐵,送給愛好這位藝術家或是電影的朋友們 !







37:23

152 補述A(許達然-John Berger....圖像與文字之關係)2017-04-21 鍾漢清
hc iTaiwan forum

17 views5 months ago
許達然-John Berger....圖像與文字之關係(鍾漢清) 【漢清講堂】 2017.4.22 心得分享與討論會日期:2017年4月22日(周六),10:00~ ...




20:47

153 補述B(許達然-John Berger....圖像與文字之關係)2017-04-21 鍾漢清



hc iTaiwan forum

24 views5 months ago
【漢清講堂】 2017.4.22 心得分享與討論會日期:2017年4月22日(周六),10:00~ 13:00 地址:台北市新生南路三段88號2樓電話:(02) ...
------

1978年在Tate, Henri Matisse的 The Back Series,讓我印象深刻。除了好幾年前翻過Herbert Read的"談雕塑"之書,當年在英國買的The Language of Sculpture: With 155 Illustrations [William Tucker] ,是睡前讀物---多年之後,知道作者移民美國,該書書名也改了,很值得深思。1978年,Henry Moore的80歲大展,更是眼界大開.....
Hanching Chung
我初次知道這系列雕像是1977年讀一本書介紹Matisse作業雕塑家.
後來在Tate 立看躺平的女背. 力量依然很大....
這回找的是紐約MOMA的--在1992年的特展我也一定看過. 不過不如1977-78年般衝擊力大






始亂終棄的公共藝術(呂清夫)


從紐約的自由女神到哥本哈根的美人魚,從新加坡的魚尾獅到八卦山的大佛,都是永久性的公共藝術。看到自由女神你就知道人在紐約,這就是公共藝術的作用,沒有人會把它撤除或移走,所以常言道,人生短藝術長,那件哥本哈根的美人魚高度只有1.25公尺,卻已經放了104年,也是全世界被合照最多的雕像。但在台灣的公共藝術來說,往往相反,藝術家還健在的時候,作品早已灰飛煙滅!
我們的公部門對於花錢搞建設興致勃勃,對於費神作維修常興趣缺缺。台中市中清路、環中路交界的「光之塔」10年前落成,斥資2000萬元,沒幾年燈具損毀,結構體蒙塵,看起來像個廢墟,日前都發局說將爭取經費把它拆掉。彰化縣政府花費近千萬元興建紀念詩人賴和的詩牆,結果挨批像個破銅爛鐵,縣府已花費上百萬元把它搬走。最近又有宜蘭傳藝中心的公共藝術「心手相傳」,由於經營者換人,這件作品已經「身首異處」,部分拆除部分保留,以巧妙應付法規的要求。作品本身花了將近500萬元,其所以面臨拆除,原因也是經營者覺得管理太過麻煩,故欲去之而後快。 
桃園機場曾耗資650萬元設立公共藝術「洗塵」,由42根不同角度的光柱所構成,但是後來因為築路的關係,竟被悉數拆掉!二高西湖服務區為了公共藝術總共花1500萬元,但其中的「歷史之詩」由於材料失當、不易保養而被拆除,另一件「歷史之石」因為妨礙了店家做生意,也被移走,這些小命不保的公共藝術在台灣真是罄竹難書啊! 

天價不能慎始善終

交通部可說是全國公共藝術最大的買家,單單二期航站的公共藝術就高達1億5000萬元。我曾是評委,我在交通部開會時,曾據理力爭,反對拆除,但是往往孤臣無力可回天。
藝術莫不萬古常新而永遠為人類之瑰寶,所以公共藝術花的錢往往是天價。但我們如果把公共藝術看成公共設施,不作長久之計,不能慎始善終,那麼幾百萬幾千萬元的花費就是天大的浪費了,要之,公共藝術要像古蹟一樣,要能提升大家的美感與歷史感,如北捷台大醫院站的「蓮花持」或圓山公園的林靖娟紀念像等是。但在台灣卻常被認為只要保存5年,真是滑天下之大稽,這樣短命的作品請廣告公司做一做就好了,不須大費周章。原來20年前之所以設定5年僅是暫定,考量我們的作品可能還不成熟,所以不留太久,並聲稱將來可望長長久久,但是事隔多年,大家忘了當年的誓言嗎?這個健忘使得興辦機關身兼了公共藝術的拆除大隊!
文化部啊,主管雖然物換星移,但還是應該忠於早年的理想吧!請趕快修法,讓法規能有明確的規範,讓大家知道公共藝術是百年大計而不能亂動,亂動就會吃上官司,讓大家一開始就會避免作品的粗製濫造或放錯地方,同時也不會為花錢而花錢了。 

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研究所教授 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