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6月3日 星期日

何懷碩, 依然如士;眼底關河秦社稷、胸中文字魯春秋。《藝術、文學、人生》「申懷斌健」書畫聯展等


何懷碩, 依然如士:Salute to Mr. Ho Hwai-shouh 2017-06-17

hc iTaiwan forum




【漢清講堂】 心得分享與討論會日期:2017年6月17日(周六),10:00~ 17:00 地址:台北市新生南路三段88號2樓(Salute to Mr. Ho ...






Ben Chen


眼底、胸中;社稷、春秋。

劉鶚句,何懷碩書


1977《域外郵稿》
1979 《藝術、文學、人生》





2018.6.12
1986




2017年6月1日 21:57 ·
在史博館高樓 (相對荷花池)黃昏下展讀《心象風景:何懷碩九九年畫展》(台北:國立歷史博物館,1999)。最令人驚訝的是漢寶德先生的長篇《藝術家是不會孤獨的 》(pp.10-15)---寫於南藝大校長職位 (1998年11月)。




接到何懷碩老師寄來的「申懷斌健」書畫聯展邀請函,下午特地從基隆去了一趟台北。沒想到一進會場,就被叫住了,是一個沒見過面的臉友。我說你是何老師的學生嗎?她說她不是,但男朋友是,也是今天聯展的藝術家之一。我問她我們是怎麼認識的?她說,是從詹正德那裏加來的,原來如此。有河書店的服務範圍還真廣泛。好小的世界。何老師看到我到會場了,要我也簽名留念,我一看到毛筆,又呆住了,當眾寫書法很像當眾赤裸一樣,忽然又彆扭了起來。但何老師就站在旁邊,遲疑了一下,還是硬著頭皮拿起筆來寫,接待處的小姐吃驚地問:你不沾墨汁嗎?真是好問題。
簽名交差後,自己隨意看了起來。喜歡何老師瀟灑瘦勁的字跡,何老師習用兩方印章,一曰未之聞齋,一曰澀庵,都是指書房吧,心境可想而知。他也畫了幾幅淡彩水墨,我最喜歡的是「盛夏借扇圖」,那畫意中有濃濃的人情和友情,頗有他日相呼之意。何老師的助理告訴我,何老師最喜歡的是「卓別林像」這幅畫,他以水墨來勾勒一代巨匠,十分生動,讓人也懷念起默片的時代,以及彼時充滿內涵的演員。參加開幕茶會的來賓很多,我帶了兩本剛印出的《不知如何凋謝的花》給何老師助理,就打算離開了,沒想到在入口處又被叫住了,這次叫住我的,竟是老曹。不到24小時又見到老師,有點意外但又沒那麼意外,何老師說他和老曹也是數十年的老友。我於是陪著老曹和鍾漢清先生又從頭看起,老曹很仔細地看著每幅字,遇到太草的字跡,也會問我那是甚麼字,我小心翼翼地回答,很怕說錯,忍不住對鍾先生說,真像是考試。我們已看到一半時,老曹忽然想起甚麼,要我再去看一次入口處的卓別林像:你去看最後那幾個字到底寫甚麼。
我們幾乎前後腳地離開了畫廊,既然已經到了台北,我又在附近的巷弄間晃了起來,先去了二手書店,沒找到我要的武俠小說,又往青田街方向走去,不自覺地又走過那間不再營業的書店,招牌早就卸下了,我隔牆看著屋內,燈光亮著,不知誰在裡面?但還是走過去,就讓這巷弄和巷弄裡的人,維持原來的寧靜吧。天色如墨,才四點左右,就像傍晚了,突然想找個咖啡館坐一下。




*****




-----2017.9.15

台灣美術家一百年--潘小俠攝影造像簿,台北:藝術家出版社,2017,pp.194-95
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