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2月1日 星期五

紀念 Peter Drucker 討論會 2015;Deming and Drucker at NYU /GBS :A Friendship. 社會生態學家 Peter Drucker: The Ecological Vision: Reflections on the American Condition

紀念 Peter Drucker 討論會 2015 鍾漢清 曹永洋、戴久永

 https://youtu.be/rgwcAiJIQEI 公開されました。


-----
今天是Peter Drucker的生日,我在昨天的紀念會上忘記說這段,補上:
Peter Drucker 認為Howards End 一書是 E. M. Forster (1879-1970)的小說中最偉大的,也是20世紀最細緻的英國散文作品。它可以作為英國階級系統的寓言;書中可見維繫社會的禮儀已開始瓦解了。小說中提到的德國表兄妹雖從未露面,但他們的醜陋、驕慢和目中無人的優越感卻是籠罩全書的陰影。 ({旁觀者的時代},頁253)




今年大英博物館的北齋展,特意"超越"下文的刻板印象:"Hokusai and the wave that swept the world"......
二三個月前,我在漢清講堂弄一片:画狂老人 Hokusai, Katsushika.....(待推出)。


1. 杜拉克的成就與他跟2所大學的關係
2.目標管理制 (MBO) 的功過
3. 日本作為文化、社會與產業的參考點
4. 討論 Peter Drucker 的3本書:
1.回憶錄 《旁觀者》Adventures of A Bystander By Peter Drucker 旁觀者-管理大...
2.《不連續的時代》The Age of Discontinuity: Guidelines to Our Changi...
3.The Essential Drucker: The Best of Sixty Years of Peter Drucker's Essential Writings on Management


2015年11月8日 17:10 ·
2015年的倫敦新餐廳頗多,十分之一是日本料理餐廳。
1934年某天,Peter Drucker 在倫敦躲大雨,跑進某日本藝術展覽場;出場之後,他終生浸淫於東方藝術。80年代還到P大學兼任東方藝術史講師近十年。
Drucker 做為藝術史教授,當然知道這。日本的繪畫影響19世紀歐美最重要的,無疑是北齋和諸多浮世繪。這已是常識。

Hokusai and the wave that swept the world
就收藏者而言,他是後來者,不過1960年代初還來得及收藏日本17~19世紀 Edo時代的繪畫,終於成為這方面的一家之言:論文-散文:
Toward the Next Economics and Other Essays (New York: Harper & Row, 1981,序寫於元旦),翻譯參考:【邁向經濟的新紀元--日本成功的代價】,林肇熙譯,台北:志文 (據日譯本,比英文本多一篇關於日本的近作),1986
90年代捐贈舊金山的東方藝術博物館,並兼任董事,幫博物館募款不賞於一憶美元。http://ddhcc.blogspot.tw/2015/10/peterdrucker.html



2015.10.14,我在紀念W. Edwards Deming的講座上要談 Peter Drucker 與Dr. Deming 在紐約大學商學院的交往。
Peter Drucker 生前出書約40本,有早年傳記《旁觀者》。不過我認為1993年出版的The Ecological Vision 《社會生態學的靈視》也很可以看出他的本色: Peter Drucker自稱為一位社會生態學家,詳下。
他19歲在實習時讀了齊克果的書,影響他一輩子:他一輩子致力於社會層次的論述還不完整,因為人有其存在層面、精神層面和個人層面。他寫該章是要肯定希望。
The Ecological Vision (1993)第8部的引言。它說一輩子的文章探討的是社會。不過他18-19歲,1928年在工讀時,讀到齊克果《恐懼與顫抖》,醒悟到人還有更基本的「存在」的維度。他「希望」在他一輩子成功的「社會」方面的論述之後,還可進而指出其理論的限制。


彼得‧ 杜拉克(Peter F. Drucker),1909 ~ 2005;生於奧地利維也納,一九三七年赴美,歷任美國各大學經營學教授、美國各大公司經營顧問。


36:50

戴明博士訪台講學盛會1970年11月23~27日: 23日:兩單位在台北自由之家晚宴戴明博士(高禩謹理事長等賓客14人);戴明博士戴中華 ...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