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

Deming and Drucker at NYU / GBS :A Friendship. 紀念戴明博士

這兩年,我在此領域沒什新創/新發現。

Hanching Chung
本周三(14日)10點起,我處有"漢清講堂"節目:
"Deming and Drucker at NYU /GBS :A Friendship. "紀念戴明...
http://hclectures.blogspot.tw/…/1014-dr-w-edwards-deming-an…


Deming and Drucker at NYU /GBS :A Friendship 紀念戴明博士 鍾漢清 戴久永

戴明博士訪台講學盛會 1970年11月23~27日:…
YOUTUBE.COM

現在的資訊網很奇妙。我10月14日做一場"戴明與杜拉克在紐約大學的商學研究院:一段友情。我當時把商學研究院GBA錯寫成GBS。
今天,我想研究他1945年在紐約買的小套房,為教學和辦公方便才買的。我用"w edwards deming new york apartment"搜索,第1頁就有兩條讓我想深入去看看,首先是一本Frank Voehl先生主編的"Deming The Way We Knew " (謝謝Frank十幾年前從美國寄一本到台灣送我),Frank和Gerald Glasser 都分別回憶他們有幸到那套房聊天的樂趣和榮幸;Glasser的那篇,更是1976年10月14為慶祝Dr. Deming 75歲生日的頌文,談他怎麼到紐約大學修課,後來當戴明博士的統計顧問的助手所見所學......Deming博士將它裱起來,掛在套房的牆上多年.....
另一則是曾是Dr DEMING博士學生的 J. N. Orsini ,為【從17世紀到20世紀的統計學名人】寫篇W. Edwards Deming(在第7分的"科學與技術上的應用", pp.355-60:
Leading Personalities in Statistical Sciences: From the Seventeenth Century ...
edited by Norman L. Johnson, Samuel Kotz (1997)
我還讀到戴明檔案中的書信部份的一些通信人:R. T. Birge, Harold Dodge, Churchill Eisenhart, Gregory Lidstone, Jerzy Neyman, John Tukey, W. Allen Wallis, Peter Drucker, Joseph Juran, Ichiro Ishikawa, and Kenichi Koyanagi. 等等。這些對我寫傳記有幫助。


原書名為Adventures of A Bystander 。
Bystander翻譯為"旁觀者"或"局外人"。Adventures 在廖譯中省略,日譯本翻譯成"時代"。
其實,原作者Drucker或許想襲用【Alice 漫遊奇境】,因為此書談到不少真實奇人的故事。
將 Henry Luce and TimeLifeFortune翻譯成"美國報閥魯斯",似乎有點過份啦!80年代我從"台北美國新聞處"借得此書,讀後印象最深刻的,無疑是此章說,"路思義(這是東海大學對該校的教堂捐贈者Henry Luce 的稱呼),深諳中國宮廷的鬥爭文化和方式,也將它應用於其創造的媒體帝國之管理之中。

"斯隆的專業風采"一章的"專業風采"也是漢譯本添加的,有違傳主的嚴以律已之精神。關於他,請參考討我討論 Peter Drucker和W. Edwards Deming的領導力的英雄之章節。





談"《東海大學學報》第一期 1959.6"
http://hclectures.blogspot.tw/2015/09/2015-1014.html⋯⋯
更多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