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1月1日 星期二

丘光:自我簡介及藝獎心得感言;《海鷗》出版120週年紀念

自我介紹:

丘光

高中的時候,我讀了不少俄國小說,深受吸引,影響我聯考填了政治大學東語系俄文組,1992年畢業後想更深入學習,於是當兵後自費到俄國留學,從1996至98年讀完碩士班,專業是研究俄國十九世紀文學中一位諷刺作家謝德林的童話體裁。

回國後,一直在出版界當編輯,十年間經歷了五家出版社,編過各式各樣的書,2010年趁著契訶夫一百五十歲冥誕之際,獨力開辦櫻桃園文化出版社,以翻譯推廣俄國文學閱讀為主要工作,堅持請本地譯者從原文直譯,並積極找尋新的詮釋觀點,自己也親身投入新譯俄國文學經典,已出版譯作:《帶小狗的女士:契訶夫小說新選新譯》、《當代英雄:萊蒙托夫經典小說新譯》、《地下室手記:杜斯妥也夫斯基經典小說新譯》、《關於愛情:契訶夫小說新選新譯》等,以及最近即將出版的《海鷗:契訶夫經典戲劇新譯》。

~~~~~


藝獎心得感言


文/丘光


非常榮幸有機會在這裡跟大家分享我的翻譯經驗,我簡短分幾點自問自答。


為什麼翻譯?

我之所以翻譯俄國文學首先是因為自己喜歡讀,想把這些作品介紹給更多人知道。記得剛開始我會找幾本試著翻譯並寫內容簡介提案給出版社,慢慢有些出版社接受了我的案子,我就是這樣開始俄國文學翻譯工作的,差不多也是我自己主動打開了這條路。


怎麼翻譯?

真正動筆翻譯之後,漸漸意識到,成為好譯者要比好讀者難多了,因為前者是為群眾,後者只為自己,這中間有一段漫漫長路要走。

翻譯是最深刻的閱讀,是作者與讀者的橋梁,要扮演好中介者的角色,不只是詞語的機械式交換,而是要把原文文本轉化為有機的思想,再調理成可讀的中文呈現,這是一項技藝交融的活動,得要兼顧感性與理性。

沒有人教我怎麼翻譯,我學習的對象主要是各國文學的中譯本,以及中文作品的古典與當代作家,中文與原文一樣重要,翻譯時才能衡量拿捏兩端的輕重。由於詞語文字富有多樣性和流動性,經常看到一個意義擁有多種漸層化的詞彙,挑選的基本原則是依據原文的風格來找尋適當調性的翻譯文字。因此,掌握風格就顯得重要,這點是需要大量閱讀來累積對風格的感受。


有什麼翻譯的困難?


翻譯當然會遇到困難,大致分為可見與不可見的,前者容易解決,比如說,要硬譯或轉譯?當碰到一個我們不曾有過的外來詞語時,會有這個問題,跟音譯或意譯的問題類似,大多視個案情況而定,當遇到專有名詞或準專有名詞時,選擇前者,所以問題等於是要不要視之為專有名詞,這裡面譯者就有很大的裁量權。現今文學作品中的多數情況是,在不違背原意的情況下,試著用另外一種描述來傳達意義,較少情況才用專有名詞式的硬譯。不可見的的困難則跟個人特質有關,譯者本身的性格、文本的閱讀和理解的經驗無法看出問題所在,所以不管自己是否覺得怪,請他人看譯稿都是需要的。也就是說,翻譯最大的敵人不是什麼別的,而是自己,以及束縛自己的思想框架。


何時翻譯完成?


我的方式是,需要通篇的閱讀與朗讀,用視覺與聽覺來雙重檢驗自己的譯作,邊讀邊感受這個譯本,也一邊修改,這個動作可能需要反覆兩三次,直到自我感覺良好。但同時也要了解,世上沒有完美的譯本,不必過度沉溺在自我煩惱中,適時享受完成譯本的這個瞬間,或許多年後回顧,你會發現翻譯工作最珍貴的,不是名聲或利益,而是完工時的這些憂喜參半、幽微矛盾的幾個瞬間,刻畫著你彷彿成就了創作的心理雕塑。因為名利大同小異,後者則各有奇趣。



譯藝獎 2016 俄國文學翻譯 丘光 2016-Oct-01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upMksbO2X7A

俄國文學翻譯 譯藝獎 2016 得獎者: 丘光 2016-Oct-01 2010年, 丘光成立一個專門從事俄國文學翻譯的出版社,並以契訶夫(Anton…
YOUTUBE.COM



《印刻文學生活誌》十月號與櫻桃園文化合作,為《海鷗》出版120週年紀念,特刊三篇專題:
一、身不由己的愛情喜劇──楊澤、耿一偉、熊宗慧、丘光對談《海鷗》。
二、《海鷗》與我──提煉經典的十六個瞬間:呂柏伸、李時雍、李歐梵、夏夏、耿一偉、郭強生、陳佳穗、童偉格、黃建業、楊美英、楊澤、歐茵西、鄧九雲、黎煥雄、賴聲川、謝哲青(按姓名筆劃排序),16篇藝文界給《海鷗》的紀念短文。
三、契訶夫文學通勤誌:從契訶夫的生活來看他如何「刻畫生活的原本面貌」。

台灣文創發展基金會 Taiwan Cultural & Creativity Development Foundation 新增了 4 張相片
櫻桃園文化出版社 丘光譯者等眾多重量級作家們,透過「讀劇」形式,帶領我們重新認識契訶夫的《海鷗》。
契訶夫的文字很淡,但藉由讀劇演員的演繹,我們能感受到空檔中帶著的小幽默。耿一偉導演說,他想要讓作家們在讀劇時,保留些朗讀的基調,為得是讓觀眾能深刻感受書中的文字,這股巧妙平衡,使得生活中這股讀劇風潮更有親和力。
共同慶祝也再次見證《海鷗》的120週年!!
一本書店在 2016年10月23日獨立出版~櫻桃園丘光談《海鷗:契訶夫經典戲劇新譯》相簿中新增了 17 張相片。
不了的在這些書本上遇見自己,自己就是那個海鷗或是那個為完成的。也為這樣遇到的自己激動不已,這就是俄國文學的魅力。我想再也沒有像丘光這樣能詮釋俄國文學的說書人。在他獨特的嗓音跟魅力下,這樣活躍出來的人物形象,對這樣的經典文學永遠有新認識的眼光。
~聆聽的各位都領受到了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